javac和jack,Android编译器的演进

http://taobaofed.org/blog/2016/05/05/new-compiler-for-android/ javac 在没有jack以前,google一直使用的sun/oracle的java编译器javac用作android的官方编译器。 javac是jdk中的java编译器,将java文件编译成class文件,那么我们来看一下之前的Android的java文件是怎么一步一步变

解决Android8.0系统 接收不到静态广播的问题

最近在回看第一行代码时,做书上有关广播的例子时,发现高版本的android系统,对于广播的接收变得越来越严格, 导致自己写的demo中收不到广播,看了官网上的一些介绍    附上链接 : https://developer.android.google.cn/about/versions/oreo/features/background-broadcasts 原来在Android6,将该应用安装到

再谈 aapt2 资源分区

在buildTools 28.0.0以前,aapt2自带了资源分区,通过–package-id参数指定。但是该分区只支持>0x7f的PP段,而在Android 8.0之前,是不支持>0x7f的PP段资源的,运行时会抛异常。但是当指定了一个<0x7f的PP段资源后,编译资源时却会报错 error: invalid package ID 0x15. Must be in the ra

替换Android中VM 加载动态库方式

Android加载动态库的代码在 dalvik/vm/Native.c,加载的方式就是调用 libdl 中 dlopen, dlsym 这些函数 应该可以在这些函数中做些手脚,dlsym 替换为 my_dlsym 这样就可以调用自己的函数 下面举一个例子,通常 dlopen, dlsym 使用如下 #include <dlfcn.h> void* handle = dlopen(“./

恰似的你温柔

  一 来北京这几年,除了期间没有举办的年份,其他时候都去了草莓。每一年都会堵车,今年尤甚,高速堵了四个钟头,下车的时候正好是赵雷的最后一首歌,《成都》。 二 今天的主角儿,60岁的蔡琴站在台上潇洒自在,亲和力十足,全程合唱。 最后一首歌,《恰似你的温柔》,间奏,蔡琴说了很多话,“你们还年轻,我不要你们悲伤,我要你们温柔”,紧接着到副歌,“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我的妈呀,那一

早春二月

  一 早春二月是北京一家餐馆的名字,我很喜欢,可能也是我去过最多的一家。 二 我想,大多数人应该是以农历的新年作为一年的结束和开始。漂泊在外的日子,每天都在努力地生活,总是需要停下来的。 年前颇有些疲惫,也说不上为什么,很早就想休假调整一下,可期待了很久的假期,一转眼也就过去了,匆匆忙忙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做。 过完年,又长了一岁,很奇妙的时间节点,之前还感觉自己是25岁出头,现在就觉得马

2017,随遇而安

一 我总是觉得生活应该是有仪式感的,虽然新的一年并不会突然变得跟以往很不一样,但我们总要给过去一个交代,赋予它一个意义。跟以往一样,循例写篇博客,随笔记录一下2017年的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二 十年前,天下足球的那期岁末盘点我依然记得非常清楚,配乐是林肯公园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可能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期“华彩”系列。那一年,贝影远走美利坚。那一年,卡卡拿了金球奖和世

Gradle 函数复用的一点实践

前段时间在搞组件化,其中遇到一个问题,各个模块中的gradle文件需要一些辅助函数,比如用于判断当前构建的任务是否在jenkins上构建,并且这些函数可能会被多次使用。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个gradle文件用到了,就直接在用到的gradle文件中编写对应的函数。后来发现,很多gradle文件都会用到,一开始并没有考虑太多,用到的时候就copy一下对应的函数,久而久之,发现很多文件中存在着相同的函数,

Java执行顺序

/** * Created by dingguofeng on 2017/12/26. */ public class Sequence {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Son son = new Son(); } } class Father { public Dog dog = new Dog(); static { System.out.

1024

实习入职的时间是2014年10月24日,周五,“程序员节”,我记得非常清楚,毕业入职的时间是2015年4月1日,愚人节,都是比较特殊的日子。良禽择木而栖,网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时隔三年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家公司。 本来以为北京只是匆匆走过的一站,感觉日子都是临时的,没想到一下子待了好几年,重要的是……还不知道要继续待多长时间,于是漂泊的日子也逐渐成了一种生活。既然是一种生活,便是一种常态,需要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