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生活 每个月回头写点儿东西的时候,总是从自己的生活写起,开学一个月了,不知不觉。月初的很多想法进展的很慢,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打乱,仔细一想,很多事情大概是人的问题,不是环境的问题。本来设想的三月会大踏步的往前走,现在变成了积累和沉淀,也好,至少过得也算充实。以前一直觉得人应该是要有自己的生活,而那时候生活的定义就是隔三差五找几个朋友一起挥霍一下青春,也确实过的很快乐,我一直觉得大学那四年是最

二月,随遇而安

——生活。 同以往一样,过去一年写的东西总会被放进私密日记里藏起来。年初的时候还想着给2012年写点儿总结,拖着拖着就没有着落了,其实没什 么好总结的,写东西也不是为了表达点儿什么,只是单纯的为了记录,随手写下此身此时此境的心情,在后来翻看的时候兴许会记得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态。整个 2011年没有写一篇日记,甚至连状态都懒得改,所以现在回想那一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完全不记得了。大家都不愿意写的时候

写在十月

乡下。 一夜风尘仆仆,从苏州八个小时奔回老家。我们到日照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已经很久没这么早看看外面的世界了,东方的早霞美的一塌糊涂。下了高速,蜿蜒的乡村马路看不到尽头,行人很少,橘红色的阳光铺满整个山野,早起耕作的农人,村头三五成群的老太,集市摆摊的小贩,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儿时骑着单车互相追逐着去上学,从你眼前呼啸而过的永远是一副静态的唯美照片。 中秋。 那晚的月亮没有想象中的圆,也没有想象中的大

写在九月

——开学。 我一直不太喜欢“开学”这个词,小时候因为一到开学假期就结束了,所以不喜欢,现在觉得自己都老大不小了还在上学,念了这么多年书还在继续念,我甚至觉得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所以,读研之于我并没有太多惊喜,与其说继续进修,倒不如说是对过往的救赎,人在之前犯下的错误总是需要用时间去弥补。 六月的时候整天吃吃喝喝觉得日子过得好快,七月的时候还没有从毕业的情绪里走出来,八月的时候听好友唠叨着公司见

开始或者结束

临近毕业,生物钟被搞的十分混乱,好像一天是从中午开始,而整个上午都是在睡梦里度过的。 白天的时候把论文和翻译胶装完成,拿到一个五厘米见方的合格单,毕设算是画上一个句号。算来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做了这么一点东西,效率算是极低了,结果还是可以接受,所有事情都不耽误,那些一直以来的中庸思想也越来越根深蒂固。 已经很多次站在走廊的窗前,十字路口的路灯微微发黄,汽车走走停停,路人停停走走。这个城市的角落承载着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