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旅游社区网站推荐

其实旅游社区一直是很多人关注的一个领域,一方面旅游市场本身是一个市场很大的行业,旅游现在在中国是一个2万亿美元的市场,但是,旅游市场的电商总规模才30亿人民币左右。现在电子化程度还很低。现在旅游电商的最主要形态有OTA(像携程、e龙;还有途牛等),还有SP的电商平台(例如国航)(Via)。互联网和旅游行业相结合,为线下旅游行业带来更多的用户,通过社区让用户更好的准备(经验分享、计划制定等)或者分享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导航网站?

一、什么是导航网站? 导航网站又称网址导航,网址导航就是一个集合较多网址,并按照一定条件进行分类的一种网址站。网址导航方便网友们快速找到自己需要的网站,而不用去记住各类网站的网址,就可以直接进到所需的网站。现在的网址导航一般还自身提供常用查询工具,以及邮箱登陆、搜索引擎入口,有的还有热点新闻等功能。(Via) 二、传统网址导航站的需求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导航站。 从用户的角度而言,其实上的网站可以大

陈欧:10个亿之前的故事

25岁之前就淘得千万级别的第一桶金,但这并不保证他接下来的路一帆风顺…… 采访/刘恒涛 翟文婷 文/翟文婷 casino online 摄影/路马视觉 “刘莉莉的事情能不提吗?”陈欧坐在办公室里,对《创业邦》的记者说。两个月前的事情,让他仍然心有余悸。 事情起源于天津卫视的现场求职节目《非你莫属》,求职者刘莉莉被主持人和嘉宾质疑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很多网友质疑主持人和嘉宾,认为他们对刘莉莉

2012年的创业新贵开始接班?

引言:他们将是马化腾、马云的取代者?19岁他做出暴风影音,21岁卖给冯鑫,如今在做云计算。21岁他大学辍学做电驴,现做网页游戏,年入近10亿。19岁他做支付,拒绝了马云的收购。创业邦杂志第二届“30岁以下创业新贵”,采访了10位这样的人。他们未满30岁,是未来最有可能的新领袖。 文/刘恒涛 摄影/路马视觉 大概在五年前,当媒体推出“80后创业者”这个概念的时候,公众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当时互联网格局

如何在Google成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

 在 Google ,我(前 Google 工程师 Edward Ho)和我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一起工作过,我会根据自己的经历出一个列表。由于我不是项目经理,所以这些结论都是我在 Google 观察最优秀的产品经理后的结果。   1. 对产品以及所有相关的问题负责。这会让你积极主动,你是第一个寻找bug的人,第一个与用户沟通的人,以及第一个担心产品是否合格的人。你总是第一个自愿为产品或团队做各种任务的

倒闭了1万家,还是活着

    去上海看“季风”,去北京看“万圣”,去杭州看“晓风”,去重庆看“西西弗”,去广州看“方所”……书店是城市的精神地标,是“普文二”青年的向往场所。但在互联网、电子书、盗版等冲击下,独立书店纷纷坍塌,今年2月,贵为“新华系”的上海书城淮海店也黯然别离。但创新总在毁灭中生长,倒闭潮也带来契机。一批新书店正悄悄绽放,它们颠覆传统的形式,重塑着我们的观念,促使我们思考:书店是什么?   文 唐骋华

王兴:创业要讲四纵三横

他是国外先进互联网文化的传播者,SNS、twitter、groupon等模式被他带入中国,并迅速掀起热潮;他被资本拒绝过,但拥有大量追随的模仿者;他无奈下卖过公司,也被有关部门教育过,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并敢于尝鲜。 他是谁?他是王兴。过去7年,在国内门户网站的缝隙里,草根创业者们可歌可泣。这其中,“王兴”不只是人名,还是一种符号。在符号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人的创业姿态

张朝阳:觅食的狐狸长成了巨人

张朝阳,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与王志东、丁磊被称为“网络三剑客”。1996年在MIT媒体实验室主任尼葛洛庞帝教授和MIT斯隆商学院爱德华·罗伯特教授的风险投资支持下创建了爱特信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以风险投资资金建立的互联网公司;1998年2月25日,爱特信正式推出“搜狐”产品,并更名为搜狐公司。搜狐于2000年7月12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2011年3月22日,大S和汪小菲婚礼

360怎么做搜索?

作为对360团队历史有所了解的中国互联网一员,云科技从3年前就一直相信360一定会做搜索。你不用管CEO们会公开说什么,他们就是<三体>星战中为了保护地球的面壁人,可以撒谎可以不对任何势力负责,只为达成最后的目的。后来江湖里都传出来了,360去找过腾讯,也找过搜狗,要“打掉百度一半的市场份额”。 对于今天来讲还有价值的话题是,360什么时候做?怎么做?云科技觉得如果360在下一秒就宣布

芬兰艺术家:墙上的44句话

  2010年,芬兰艺术家Mikko Kuorinki做了一件独特的艺术品。 他在赫尔辛基的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Kiasma museum),找了一堵墙,装了一个175 x 320cm的木架子,上面用不同的字母组合出一句话。每周换一次内容,一共持续了44周。 这个作品的用意在于,完全剥离了外在形式,只呈现语言的基本内容,让观众与文字背后的思想直接面对面,感受词语带来的力量。这种独特的形式,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