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夏


年初的时候看一个节目,一个女孩说她今年26岁,笑得特别甜,她美丽、大方并且充满睿智,然后就觉得原来26岁也可以这样美好。
“我不太能够忘记我30岁那天醒来的早晨。还是在那一个我所熟悉的城市,还是被上班闹钟所叫醒的早晨,还是在固定的早点摊飞快地解决了早餐,再平常不过的一个早晨,却像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次噩梦。一切都太普通了。”
四月份的时候读了这篇文章,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有意无意地暗示自己,再过三四年我也马上三十岁了,想到这里的时候多少有点儿失落。但对于许多人来说26岁与30岁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而已。
90后还是年轻人的代名词么?

记得12年的时候微博上有个叫“走饭”的妹子,是个抑郁症患者,她在微博记录自己的生活,孤独的像个诗人,她告诉我们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她像我们一样,会疲惫会心痛会绝望。
每过一段时间我也会“抑郁”一阵子,然后就会不断地去反思自己,最难的事情其实是对自己的认同感和对未来明确的规划。我能感受到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每个人内心的惶恐与不安,这是这个社会的不幸,也是每个人的不幸。我们一直标榜自己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眼界和格局,但终究也是大千世界里的一介苍生,苟全性命于这个令人焦虑的社会,所有的混沌与抗争,无非是为了获得内心的一方平静。

“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许巍《两天》


我是个相对比较独立的人,不喜欢去依赖别人,也不太喜欢别人过分地依赖我,继续享受一个人的状态,充实而怡然自得。一些念想,一些愤慨,一些虚构的未来,仅仅是我们苦难的一种诉说,其实我们都是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这么想无非是让自己平凡的心安理得,很多事情其实我们改变不了的,或许有一天我们不再急于让别人知道这一切,不再急于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今年最好的电影大概是毕赣的《路边野餐》,整个叙事都是在黔东南氤氲的气氛中,刻意又顺理成章地穿插着很多首他自己的诗,我完全沉浸在镜头渲染的情绪里,难以自拔。最后,陈升别扭地唱着《小茉莉》,意外地亲切和感动。过去的人总有不可追忆的过去,而现在的人则有各式各样的孤独和遗憾。有些事情在现实面前付出再多也是徒劳的,但至少内心可以得到一些慰藉。


音乐起,郑钧最后一个走出来,气氛High到爆。间奏的时候他停下来说他感冒了嗓子不好,然后低下头一直笑,然后所有人就一起疯了一样的更大声地唱《怒放》。


时至九月,天空变得很高,燥热的天气渐渐远去。天气刚开始变热的时候想着这个夏天一定会是个绚烂的夏天,毕竟上半年是最近几年里状态最好的一段时间,但临了也就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像过去的许多个长大后的夏天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起初冰箱里塞满了雪糕和冷饮,觉得夏天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端午的时候胃病开始变得严重,去过三次医院,一直持续到现在,搬家的时候剩了很多也就全部扔掉了。 有一段时间惨到只能喝小米粥,吃面不敢吃卤子,看到别人吃肉简直是羡慕死了。其实今年工作并没有很忙,基本不用加班,一切都还如意,纯粹是个人体质问题。

2016年已过大半,这个夏天过去了。

分享到:

1 条评论

昵称
  1. 增达网

    你的博客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