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随遇而安

我总是觉得生活应该是有仪式感的,虽然新的一年并不会突然变得跟以往很不一样,但我们总要给过去一个交代,赋予它一个意义。跟以往一样,循例写篇博客,随笔记录一下2017年的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十年前,天下足球的那期岁末盘点我依然记得非常清楚,配乐是林肯公园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可能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期“华彩”系列。那一年,贝影远走美利坚。那一年,卡卡拿了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那一年,AC米兰复仇利物浦,因扎吉独擎红黑大旗穿过整个绿茵场的画面,至今让人难忘。

十年后,许多我们初始看球的印象里喜欢的球星相继退役……意大利和荷兰也无缘俄罗斯世界杯……我在想,这十年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年末的时候,朋友圈里被18岁主题的照片刷屏,我几乎给每一个晒照的人都点了赞,既不忍直视又让人无比怀念,真的特别美好。

有时候我也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差不多是刚上大学那会儿,我们还喊着90后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一转眼最后一批90后也告别了少年时代。身后一堆94、95的同事,不管承认与否,年龄的优势实际上已经荡然无存。毕业马上就要三年了,许多感慨,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

最近一直在听陈升的两张新专,《归乡》和《南机场人》,陈升好像比以往更要深沉一万倍,饺子简直听得让人泪奔。

宋冬野仿佛顿悟一般唱起了人生,不管是什么,都太虚无了,live like a death man,自由也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彼岸,太遥远了。《郭源潮》里最喜欢的两句歌词:

“层楼终究误少年 自由早晚乱余生

你我山前没相见 山后别相逢”

《乌合之众》中有一句经典名言写道: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西二旗每天早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班车经过上地九街的时候非常慢,时常堵车,我很多次看向窗外脚步匆匆上班的人,其实蛮有趣的,每个人都一样,又很不一样。

我经常在想怎么能让自己持续的进步,所以我一直在想方设法去掉网易的标签,就是即便你没有任何大公司工作的背景,你看起来依然很优秀,这是我不让自己原地踏步的原动力。

一首歌你听了前奏就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你见了第一眼也晓得是否喜欢,喜欢并没有确切的理由,喜欢和不喜欢是一件很个人化的事情。

当年看杜拉斯的《情人》,有句话一直不太懂,现在懂了。

“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这两年也去主动认识了一些人,也有自己非常心动的,但都没有更进一步,更多的人还是觉得不太合适,仅仅一面之缘,虽然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幼稚的,但我还是喜欢爱生活并且有主见的人。

网易云音乐里的听歌报告。

……

“这一年,你有281天深夜12点后仍沉浸在音乐世界”

“这一年,有115天你都听了《丑》”

“这一年,你有5653小时沉浸在音乐的世界”

……

咳咳,这一年,我还真够无聊的。

总的来说,今年挺满意的,各方面更进一步,生活上和工作上都有了不错的收获,遗憾是个人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这道题真的无解……而新的一年,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想好了几个要去的地方,往更西和更北的方向走,希望遇到更多有趣的正能量的人,仅此而已。

就这样吧,我的2017,拜拜。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昵称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