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关,病了!

上周,前京东高级副总裁吴声“食京链”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其中更牵扯了NTA创始人申音、自媒体罗振宇、金山网络CMO刘新华等人,一时成为行业热门话题。随后所涉众人纷纷或激愤或悲情给予“职业生涯最黑暗的一天,被狗咬了,战斗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等回应,并要“幕后的黑手出来走几步”。 “食京链”事件缘由是非不在此文赘述,一切自有公断或被时间一风吹散。不论事实真相如何,令人悲哀的是,上述事件

互联网产品梳理心得

1 导言        历时一个多月,完成了对各大互联网公司产品线的梳理,今天写个总结。        对所梳理的互联网公司的要求是有较完整的产品线或者有平台级的产品,包括谷歌、微软、亚马逊、雅虎、Facebook、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新浪、360等。        写的时候才发现,很难找到几个维度能够把梳理所得的体会完完全全地展示出来。既然如此,这里就主要从两个角度来谈,一个是关于互联网公司的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英雄?

在知乎和腾讯发起的“中国互联网迫切十问”这个活动中,凯文·凯利(KK)问了一个“谁是你心目中的英雄,而未来的互联网英雄需要那些特质”的问题。   很多人觉得这个话题很虚无,但我觉得这对中国互联网其实是个挺“迫切”的问题。 记得2010年我曾问KK:“为什么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大多来自美国,为什么美国的互联网企业一直是世界互联网的核心?”KK回答说:“第一批成功者,往往是为一个社会定下基调的人

大学生互联网创业的诡异逻辑

文/陈然 一直以来,作为互联网的爱好者,围观了无数在校学生的”创业”产品。然而,有一种诡异的逻辑,深深地埋在了大学生们的产品中。 这个逻辑是如此地错误,又是如此地诱人,以至于无论是任何比赛,任何项目介绍,我都会看到,让我深深惋惜。 是什么逻辑呢? 我们在介绍产品的时候,总会说到我们的产品解决了什么样的需求,或者说有什么功能为什么能吸引使用者。而这个错误的逻辑正来源于此。 简单点说 ——做一个匹配资

媒体的变革与未来

  15世纪古登堡活字印刷术的诞生,促进了西方印刷商向出版商的转型,但出版商生产成本过高,内容必须先于生产,由此产生了由专业人群主导内容的媒体雏形。随后,报纸、收音机、电视等传统媒介技术的出现,依旧延续古登堡时代的媒体运作模式,由一群编辑、记者等专业人群主导内容,大大促进了信息传播。   人类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很有限,媒体存在的意义也即本质就在于帮助用户更好地感知世界。正如麦克卢汉在《理解媒介》中所

判断互联网产品价值的FOR模型

FOR模型由碎片、组织、再组织三个特征组成。 知乎上有个问题邀请我预测“10年后,Pinterest和Instagram谁的价值会更大?”,我觉得10年对于互联网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到时Pinterest和Instagram如果还存在的话,也必定不是现在的模样和模式,所以我们探讨这么遥远的事有点不着边际。   但如果把时间缩短到一两年的话,倒是可以来讨论:当下,具有哪些特征的产品更可能在

网络视频:寡头时代

网络视频行业正在因为越来越激烈的“物理碰撞”而激发“化学反应”,这个行业整个生态体系,都会因为一个寡头的时代来临而发生巨变。 2012年4月24日,北京万达索菲特,搜狐视频、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宣布成立联盟,将在共同采购版权等方面进行合作。 根据易观数据,截止到2011年第4季度,搜狐视频和爱奇艺分别占据中国网络视频市场收入份额的13.3%和6.9%,再加上从用户、资本到已有内容都相当强大的腾讯视频,

Android能否引领移动互联网革命

  也许在五年前拥有一部智能手机还是件让人羡慕的事,想想那时的诺基亚是何等的威风,对于普通的国人来说,智能手机一定程度上就是诺基亚N系列,HTC还叫多普达,黑莓貌似压根就不属于我们,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很清晰,可以说那时候并不是智能手机的天下,一款诺基亚1110就足够了。   s40已经达到娱乐的目的了,iPhone的诞生确实给了世界一个不小的轰动,智能手机风暴正在悄然来临,但是昂贵的价格还是让很多

内容为王时代到来 互联网广告彰显电影特性

就在越来越多的商业电影采用“植入广告”的手法,把电影拍得像广告片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广告拍得越来越像电影。   一段片长5分钟并植入贵公司品牌的“软广”视频,若要获得1000万人次的收看,你觉得大概要付多少钱?答案不是上千万,也不是上百万,而只是5万元。   《上海美女教你吃大闸蟹》就做到了。到今年8月止,这段视频广告在Google搜索显示结果为731万,保守估计,大约有一千万人次观看过。但这则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互联网:精英与草根

zz此文的原因无怪乎很感慨,因我认识的多数娃都是此文中所谓的精英。 facebook, twitter自然稀松平常,iphone,小黑,mbp的普及率也不要太高。精英们在做的,就是紧跟国际最新技术潮流,讨论的不是Android开发就是iphone平台,做咨询必去麦肯锡,进投行必进Stanley,搞IT非IBM,Google等500强不去,对银行IT均嗤之以鼻。 我们一直以为中国的市场是金字塔型,却